要保证中国经济的平稳发展

2019-09-02 23:09

“集体学习的举行虽然是在2007年8月份,事实上整个讲稿的准备、调研、座谈等在金融主管部门的支持帮助下,在三四月份就已经开始了,这包括一系列的座谈讨论、交流意见、修订讲稿等等”,这次集体学习的讲解人之一、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在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回忆道。

胡锦涛的这番话,出现了许多此前少有的关键词,“这些判断,在当时中国金融业的总体经营状况良好时提出来,体现了居安思危、未雨绸缪的预警思考和超前的谋划,在危机冲击之后的现在看来,这些重要的部署依然是很有针对性的”,巴曙松表示,在金融改革顺利推进时强调保障金融安全,强调加强监管,提升金融机构的综合实力和抗风险能力,为危机冲击时中国金融业的表现良好、也为中国金融业有力支持整个经济体系应对危机,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纵观全球,国际金融市场最为动荡的时期应当说已经过去,但是,欧洲债务危机、美国量化宽松政策的走向等等,都导致全球金融体系动荡不定。在这样的国际环境下,要保证中国经济的平稳发展,其决策其实是在多重目标和力量中艰难平衡的结果。巴曙松建议,保持平稳的政策节奏、同时加快经济结构调整是当务之急。

公开资料显示,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在此次集体学习时说:“金融越发展,越要加强监管”,并要求深入研究金融领域的新情况、新问题,加快推进金融改革,切实保障“金融安全”,增强金融业综合实力、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更提到银行要“资本充足、内控严密”。

2007年2月,美国第二大次级抵押贷款公司“新世纪金融公司”盈利预警,汇丰控股急升拨备,恒指重挫,两个月后“新世纪”申请破产保护,现在看来,当时的美国,一场金融海啸已在酝酿之中,但是,华尔街,乃至美联储等,多数都认为危机不会扩散、影响可控。一直到2008年底,这场危机恶化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

是年盛夏,中南海怀仁堂,北京的决策者——中共第十六届中央政治局进行第43次集体学习,题为“世界金融形势和深化我国金融体制改革”。综观十六、十七两届中央政治局至2011年5月30日的73次集体学习,历次课题均切中重大时事,而政治局集体学习也在客观上成为最高决策层围绕一段时期内的重大问题交流意见、形成共识的重要平台,在涉及领域众多的集体学习中,专门研究金融问题的,迄今为止这还是唯一的一次。是巧合吗?

巴说:“危机之后,不少人认为中国的决策者没有察觉金融危机的爆发,事实是,那次集体学习上,政策讨论的判断基调和风险预警是非常清晰的,例如,美国的金融动荡不会很快过去,而是仅仅处于一个还没有充分暴露风险的起步阶段,美国市场上以金融高杠杆推动的金融泡沫一旦破灭,就会经历剧烈的去杠杆化的过程,这个过程与泡沫形成一样迅速,且对全球金融体系冲击巨大”。

“2007年,中国的金融改革顺利推进,成效显著,无论是国有大银行还是股份制银行,经营业绩都非常好,金融领域各个方面状况都不错”,大好之时,北京却敏锐地关注着华尔街的金融异动,以及全球经济变动中的趋势轨迹,巴曙松笑言,决策层中始终有不少是以开阔的视野在关注全球范围内经济金融体系的波动变化。

2007年以来的金融危机,尽现国与国之博弈。危机后,中国金融智囊致力于游说当局摒弃西方阴谋论和中国封闭论,转而主动了解国际规则。巴曙松建言,中国应当积极参与国际金融博弈,于国际规则中渗透中国意向,争取利益。他说,这亦是他继《美国货币史》后译介《金融之王》、《大而不倒》等国外金融专著的初衷。

尽管中国金融体系受危机冲击不明显,经营状况良好,但后危机时代,中国决策者对金融政策却始终保持务实而开放的态度。巴曙松表示,危机之后,全球在反思金融监管的缺陷的基础上,推出了巴塞尔资本协议的第三版,在一些发达国家为实施巴塞尔资本协议第三版犹豫不决时,受危机的直接冲击并不显著的中国银行业,在部署落实巴塞尔资本监管协议iii时,采取了较之国际平均水平“更为严格、更为超前”的时间要求和实施标准的要求。

中共建党90载,建政62年,在其决策编年史中,现代金融还是相当年轻的章节,却在1997年至2007年短短十年间隔中,两次遭遇国际金融危机。经历本轮危机洗礼,中国决策者开始以积极姿态加入国际金融规则的制定,未来决策更需要大国眼界及战略前瞻。“棋局”刚刚开始。(完)

彼时,即使在全球金融界,也很少有人会预见,这将是中共建政以来面临最严重的一次金融海啸?危机肇始,未雨绸缪,诸多头绪,决策实属不易。此后,中国继续推进金融体制改革,在随后到来的金融海啸中,这里成为全球金融业最稳定的部分。